涪陵榨菜(002507.CN)

涪陵榨菜33亿扩产 64万吨窖池规模欲“压榨”市场

时间:20-08-29 12:37    来源:新浪

原标题:涪陵榨菜(002507)33亿扩产 64万吨窖池规模欲“压榨”市场

本报记者 党鹏 成都报道

8月28日,涪陵榨菜(002507.SZ)的股价在时隔五年之后再次迈入了50元大关。

股价的持续走高,源于涪陵榨菜今年上半年的成绩单: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11.98亿元,同比增长10.28%;净利润4.04亿元,同比增长28.44%,营收、净利润双增长。

随即,涪陵榨菜开始谋划扩张之路:拟非公开发行募资33亿元,新增20万吨产能,建成后公司窖池规模将从现有27万吨提升至64万吨。9月9日,其2020年度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将对该计划进行投票。至于公司未来如何消化如此之大的产能,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截至发稿尚未收到涪陵榨菜方面的回复。

“扩产计划一方面是吸引资本关注,提升股价。另一方面是渠道下沉、抓住经销商的关键,给经销商和市场更多的信心。”中国副食流通协会休闲食品专业委员会执行会长、全食展组委会主席王海宁告诉记者,目前榨菜市场容量大概在100亿~200亿元左右,加上榨菜的价格带本来就不高,因此行业升级和市场扩容受限。

业绩增长或遇天花板

公司财报显示,2019年涪陵榨菜实现营收19.90亿元,增长3.93%;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.05亿元,下滑8.55%。这是其净利润五年来的首次下滑。

新冠肺炎疫情让榨菜需求在此期间出现爆发式的增长,使得涪陵榨菜实现了业绩“翻身”。尤其是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亿元,较去年同期增长28.44%。

记者注意到,一方面,疫情期间涪陵榨菜提高了不少销量,尤其是二季度的收入超预期增长27.80%。另一方面,从半年报来看,新增的8953万元利润,一部分也是缩减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的结果。报告期内,公司销售费用、管理费用分别为1.88亿元、2598.3万元,同比分别下降18.11%、13.36%。

“实际上,涪陵榨菜今年上半年的业绩含金量不高,主要是依托疫情带来的消费红利,这是一个阶段性、突发性的红利,不具备可持续发展以及持续的增长。”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,后续的业绩增长,还是要依托产品的升级、创新以及迭代去完成,包括产品的多元化。

实际上,前几年涪陵榨菜一直保持着业绩高速增长。其财报显示,2016~2018年,涪陵榨菜营收增速分别为20.34%、35.64%、25.92%;同期净利润增速分别为63.5%、61%、59.78%。

此前,有行业人士将其业绩的增长,归功于对旗下产品的持续提价。据统计,涪陵榨菜10年间先后提价12次,累计提价约400%,其中4次集中在2016~2018年。小袋装的榨菜(80克)从每袋0.5元,早已提价到3元,要高于同规格的其他品牌。

记者在成都的多个大型商超和社区超市看到,目前在售的榨菜品牌当中,袋装的主要是涪陵榨菜旗下的乌江,以及其他品牌诸如吉香居、鱼泉、味聚特,价格区间在1.5元~5元之间;瓶装下饭菜同类产品主要是乌江、吉香居、饭扫光、味聚特、醒味仔等,价格基本突破10元/瓶,乌江价格为12元/瓶左右。

“涪陵榨菜从品牌上来看已经成为该品类的代表,形成了消费者认知。其涨价策略表面上是应对攀升的成本,其实是品牌溢价能力的提升。”王海宁认为,目前涪陵榨菜的产品价格已接近天花板,即使后续有新产品投入,或许在价格提升上还有空间,但空间不大,毕竟榨菜的价格带本来就不高。“如果超过消费者心中的价格锚点,势必会寻找其他替代品。”

在朱丹蓬看来,涪陵榨菜在整个行业里有一定的定价权和话语权,但是这个品类已经进入天花板的阶段,没有太大的增长空间了。“未来涪陵榨菜的增长引擎在哪里?机会点在哪里?这是他们要考虑的问题。”

探寻多元化路径

实际上,对于涪陵榨菜而言,早已在寻求增长的“新引擎”。

目前,涪陵榨菜旗下产品主要包括榨菜、萝卜、泡菜、下饭菜四大类,每一大类旗下均有不同包装和规格的细分产品。记者注意到,在天猫乌江旗舰店,除了传统袋装、瓶装产品之外,还推出了礼盒装,价格从98元/盒到888元/盒不等。其中,900克装的五年沉香礼盒售价高达888元,月销只有两笔。

此外,涪陵榨菜曾一度要“将业务锁定在以榨菜为基础的佐餐开胃菜行业,生产榨菜、辣椒、豆腐干和工业化蔬菜等中高端产品”,但是目前市场上难以看到涪陵榨菜的豆腐干、牛肉干等产品。

即使做了如此之多的尝试,涪陵榨菜的榨菜销售,仍在今年上半年的总营收中占比高达86.52%,2019年占比为86.07%。此外,除了华南地区的销售占比为25.46%之外,东北、西北、中原市场销售占比都不足10%,西南地区大本营的占比也仅为10.14%。

记者注意到,为了推动多元化,涪陵榨菜此前推动了一系列的收购计划。其中,2015年,涪陵榨菜1.3亿元收购四川惠通食业有限公司,向泡菜行业进军;2016年,涪陵榨菜曾筹划收购“国内某调味品生产企业90%以上股权”,两个半月之后计划终止; 2017年,涪陵榨菜曾尝试收购一家东北大酱企业,但没有了下文;2018年,涪陵榨菜2亿元收购四川恒星及四川味之浓食品有限公司,进军豆瓣酱领域,但三个月之后计划终止。

“无论是东北大酱企业还是其他豆瓣酱、泡菜企业,都是当地的二三线品牌,虽然都有一定产能,也能够丰富涪陵榨菜的产品线,但要盘活产能、提升品牌影响力和市场占有率则是挑战。”在东北深入观察大酱行业的食品专家冯启认为,涪陵榨菜的扩张存在态度不坚决、资金链有限、战略上模糊等问题。“资本并购必须要有新的市场网络、新的品类作为支撑,比如新希望乳业的很多收购都会给当地市场带来新的格局。”

在王海宁看来,提出收购计划其实和扩产计划一样都是提升股价和资本的信心。“涪陵榨菜其实并不适合跨品类扩张,因为其已经成为品类的代表。”王海宁认为,调味品和休闲食品不一样,调味品具有品类限定,例如提到老干妈就会想到辣椒酱,提到太太乐就会想到鸡精。但提到雀巢、娃哈哈消费者会想到的是整个休闲食品。

33亿元投资冲动

涪陵榨菜公告称,计划向包括大股东涪陵国投及董事长周斌全在内的不超过35名特定对象进行非公开增发,共募资不超过33亿元,投入“乌江涪陵榨菜绿色智能化生产基地(一期)”,以及“乌江涪陵榨菜智能信息系统项目”。

项目建成后,公司榨菜窖池规模将从现有的27万吨增加到64万吨(募投项目之外,公司拟淘汰老化窖池3.7万吨)。证券机构认为,由此将新增40.7万吨原料窖池及20万吨/年产能,对应当前窖池及产能增幅约达148%和150%。

在此次扩产的可行性报告中,涪陵榨菜方面引用相关数据进行了论证。

根据Euromonitor数据,包装榨菜的销量由2013年的18.6万吨提升至2019年的27.84万吨,6年的复合增长率达到6.95%;到2024年,预计包装榨菜行业销量有望达到 39.77万吨,未来5年复合增长率达到7.39%。此外,包装榨菜行业零售额由2013年的37.79亿元增加至2019年的66.88亿元,6年的复合增长率达到9.98%。其中,2019年包装榨菜市场规模较2018年同比增长11.67%;预计到2024年包装榨菜行业零售额有望达到99.31亿元,未来5年复合增长率为8.23%。

记者注意到,目前涪陵榨菜的窖池规模27万吨,但是2019年的生产量为13.14万吨,销售量为13.85万吨。此外,2018年度库存商品9088.75吨,2019年期末则为2055.17吨。另有数据显示,2010年~2019年,涪陵榨菜年销量从8.47万吨上升至13.85万吨,年复合增长率为5.04%。

此外,涪陵榨菜2019年报告期,增加了惠通食业5.3万吨/年的榨菜生产线、白鹤梁厂1.6万吨/年的脆口榨菜生产线、辽宁开味年产5万吨泡菜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等在建工程的投入。由此,如何消化现有30万吨的窖池规模,涪陵榨菜尚有很大挑战。截至记者发稿,涪陵榨菜董秘办电话一直未有人接听,亦未回复采访函。

“农业的链条化非常复杂,首先市场的开拓能力,倒推和制约着企业的生产产能,产能又影响上游的种植。”冯启认为,涪陵榨菜需要提升在华东地区、西南地区以及湖南、湖北片区的市场销售份额,否则扩产势必带来巨大的库存压力和产能过剩。

(编辑:刘旺 校对:颜京宁)